屌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全能照妖镜 > 第1345章 解释不清楚
    滴答!

    滴答!

    曜日神砖温度极高,整个擂台的空气都是扭曲转状态,甚至还有一滴滴铁水在滴落。

    当赵楚祭出第二块曜日神砖之后,剑命的剑弧,便再也支撑不住,直接碎裂。

    震惊!

    剑命愣在原地,浑身都在颤抖。

    怎么可能!

    这是神级天典啊!

    赵楚在玄始境的时候,还是乱战皇朝的修士,怎么可能接触到神级天典。

    甚至他研究过赵楚的履历。

    赵楚杀过很多圣辉仙域的弟子,不可能是圣辉仙域的卧底。

    况且,圣辉仙域的天尊们纷纷暴怒,更加证实了赵楚不是卧底。

    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神级天典,一直是三大仙域的至高机密,乱战皇朝努力了千年都没有pòjiě出来。

    难道……成功了?

    “一个伪轮回,你还能斩出几剑?”

    在曜日神砖的光芒照耀下,赵楚整个人都一片朦胧。

    “你一共只能施展出两块曜日神砖,之前已经碎了一块,剩下的这一块,根本不可能破了我的轮回防御。”

    剑命咬着牙分析道。

    他毕竟是靠禁术强行提升的伪轮回,能斩出三剑,已经是极限,起码要丢半条命。

    可在他的估计中,赵楚根本连一招都抵挡不住。

    神级天典,绝对是意外。

    咻!

    赵楚懒得废话,曜日神砖画出一道炽热的匹练。

    瞬息之间,已经突袭到了剑命面前。

    危险!

    剑命心脏窒息,

    他连忙催动轮回真元,掌心伪神兵嗡嗡颤抖。

    千钧一发间,伪神兵险之又险的挡在自己面前。

    噗!

    噗!

    噗!

    轰隆隆!

    巨响炸开。

    即便是伪神兵挡住了曜日神砖,可剑命还是被震的口喷鲜血。

    几息之后,他一口真元溃散,好不容易催动的防御剑弧,直接溃散。

    所幸,赵楚的第二块曜日神砖,也已经消耗殆尽。

    坚不可摧的擂台,此刻遍布着裂痕。

    短短几个呼吸,生死交锋数次!

    看台下一篇震撼。

    这才是真正的厮杀,cìjī!

    ……

    圣辉仙域的天尊们各个怒发冲冠。

    等九天巅峰战结束之后,一定要想办法将赵楚抓回来。

    ……

    “我还剩最后一剑,你的真元,还能支撑几招?”

    “起码这曜日神砖,你施展不出来了吧!”

    狠狠喘了几口粗气,剑命咬牙切齿。

    这个赵楚,太难对付。

    “咦……赵楚,小心,快看后面……有天尊!”

    突然,剑命大惊失色,一声惊呼。

    随即,他掌心里的剑弧,却丝毫不留情,巨大的月牙,狠狠朝着赵楚斩来。

    “可笑的计谋!”

    赵楚冷笑。

    剑命这小子,绝对是个不要脸的阴货。

    都什么时候,还企图转移自己注意力,然后猝不及防的袭杀。

    这蠢货,难道不知道神念之力?

    见赵楚没有上当,剑命也没有太失落。

    他也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一点点天真。

    可剑弧已出,便一往无前。

    啵!

    可惜。

    剑命今日流年不利。

    他遭遇了赵楚。

    不光剑命震撼,全场没有一个人表情正常。

    谁能想到,赵楚的面前,赫然又出现了一块曜日神砖。

    三块了。

    这就代表赵楚在渡劫境,就已经凝聚出了三块曜日神砖。

    何其可怕。

    你哪怕有再深厚的真元储量,也不可能这么短时间内,重新凝聚出曜日神砖。

    神砖在破碎之后,需要在丹田里重新温养很长一段时间,起码几个呼吸不可能恢复。

    这只能代表一件事。

    赵楚的丹田内,已经是凝聚出了三块。

    ……

    “该死!”

    天尊席那些圣辉仙域的天尊们,各个铁色铁青,简直能滴出水来。

    赵楚不仅仅掌握了神级天典。

    而且已经xiūliàn到了登峰造极。

    要知道,哪怕是在圣辉仙域,也很少天骄能在渡劫境,就凝聚出三块曜日神砖。

    待战区。

    殷乐离目光闪烁,手掌狠狠捏在一起。

    4强争夺战,他一定要和赵楚分在一组。

    天尊们无法出手,那就只能由他,去将其斩杀。

    殷乐离看了眼负责摇号的天尊,对方也凝重着脸点点头。

    虽然有些冒险。

    但他们对殷乐离有信心。

    下一战,他们必须得分在一组。

    ……

    擂台之上。

    第三剑被格挡,剑命吓的一声怪叫。

    他感觉自己面前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个魔鬼。

    第三招的对轰。

    曜日神砖和剑弧同时粉碎。

    伪神兵也是神兵,里面蕴含的气息太可怕!

    战局重回对峙状态。

    呼!

    呼!

    呼!

    剑命虚弱的喘着粗气,谁都能看出来,他已经到了极限。

    以轮回境的力量,斩出三剑,已经透支了他的一切真元。

    而赵楚脸庞平静,一派从容。

    这时候人们才惊然意识到。

    从始至终,赵楚根本没有移动半步,一直都掌控着全场。

    “留下神兵,可饶你一命。”

    几息后,赵楚平静开口。

    “少吓唬我,打了这么久,你也早已经透支成了空壳子。”

    “这一场,就算平局吧,今日饶了你。”

    “造化玉髓给我留着,迟早我会拿回来。”

    “晦气!”

    “不过你赵楚还是得到了我的承认,是一个不错的对手。”

    “后会有期!”

    话落,剑命转身,二话不说,便朝着擂台下走去。

    赶紧点。

    赶紧跑。

    剑命是真的支撑不住了。

    嗡!

    嗡!

    嗡!

    嗡!

    然而,他面对的敌人,是赵楚。

    不知何时,天空突然阴暗了下来。

    剑命抬头,瞬间被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瑟瑟发抖。

    开什么玩笑。

    大手指。

    对!

    蕴含着2700多道雷劫真元的大手指,又一次悬挂在天空,一眼看去,不下十根。

    “忘了告诉你一句话,真元多,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这些大手指令天空颤抖,随后拦住了剑命的去路。

    剑命被吓破了胆!

    这根本就不是渡劫境该有的真元储量。

    不正常。

    “嚣张完就跑,合适吗?”

    赵楚冷笑道。

    “呵呵!”

    “误会,其实都是一场误会。”

    “我就是看赵兄器宇轩昂,英俊无双,有一股惺惺相惜的感觉,这才出手有些没轻没重,一般人,都根本没有资格让我拔剑呢!”

    “赵兄,不得不承认,这一代的年轻人,你是第一翘楚,我佩服。”

    “咋就这么厉害呢,唯有佩服。”

    剑命被大手指抵在面门,随后僵硬的转身。

    之前那张冷峻的脸,堆着苦笑。

    这是个妖怪。

    这家伙,一定是个妖怪。

    “别扯这些没用的,剑拿来,可以不杀你。”

    赵楚懒得废话。

    “大家都是兄弟,提什么剑不剑,不打不相识,以后都是好朋友……”

    轰隆隆!

    剑命的废话还没有说完,一根大手指直接将其碾压在地面,就如碾压着一只蚂蚁。

    噗!

    这一次,剑命是真的重伤。

    在大手指的重压下,他胸膛瞬间坍塌。

    “我认输,我认输,赵兄,认输。”

    剑命一边吐着鲜血,伪神兵早已经不知所踪。

    这家伙,早已经将剑藏在了虚弥空间里。

    主持天尊淡漠的看了眼剑命。

    认输?

    没用了。

    刚才你们已经有了约定,死了也白死。

    “我耐心有限,给你三秒钟时间考虑。”

    赵楚也一肚子窝火。

    不要脸的人也太多了。

    这畜生玩意,刚才表现的像个高手,现在又和孙子一样贱。

    也对。

    赵楚摇摇头。

    都是些无依无靠的野生修士,能走到这一步,谁不是不转手段。

    那些心气高傲的修士,早已经被淘汰了。

    “什么,赵楚,你让我陪你睡觉?”

    “我我……我做不到啊。”

    赵楚心中还在倒计时。

    可突然间,一道凄厉又尖锐的声音,瞬间炸裂在上空,久久不散。

    “好吧,赵楚兄,我答应你。!”

    “我屈服,你只要能饶了我,陪你就陪你,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还望……怜惜。”

    赵楚头脑还是轰鸣状态,剑命紧接着又扔出去一句话。

    依旧嘹亮,依旧震人心魄。

    眼前的画面,谁敢想象。

    一个浑身泥污,蓬头垢面的糙汉子,竟然咆哮着赵楚要睡他。

    哪怕赵楚身经百战,哪怕赵楚经历风霜。

    可这一瞬间,他大脑也短路了。

    没错。

    第一次面对这种无耻之徒,赵楚有一种被狗扑在地上摩擦的感觉。

    ……

    寂静!

    全场没有一点点声音,落针可闻。

    无数道目光汇聚到赵楚身上。

    不少女修士隐隐作呕。

    原本他们还觉得赵楚英俊无双,是个梦中"qingren"。

    可为什么,这么优秀的天骄,竟然会有如此癖好。

    古怪也就罢了,为什么你品味还如此独特?

    玄冰仙域那么多英俊少年,哪一个不比剑命强……你就是,你就是……你也找个英俊人选啊。

    呕!

    再看看剑命的德行,无数的少女开始干呕。

    在场其余钢铁汉子,更是恨不得一掌劈死这两个混蛋玩意。

    这种场合,是谈那种事情的地方吗?

    赵楚的品味……呕!

    当然,还有一些妖娆少年,眼睛放光的看着赵楚,柔情似水。

    他们恨不得现在就去表白。

    几息后,观众席大乱。

    不明真相的群众,开始疯狂议论。

    ……

    待战区。

    “哎呀,老三啊老三,你也有被暗算的一天,真解恨啊。”

    纪东元满脸复杂。

    这种状况,自己是该笑呢,还是该大笑呢。

    洗不清了。

    这么多人,赵楚完犊子了。

    “这剑命,还真是个人才,这下三弟更没法出手杀人,否则再也说不清了。”

    王君尘皱着眉。

    “唉,原来是个……可怜了黄灵灵。”

    林寒一声叹息。

    “闭嘴。”

    王纪平怒目而视。

    谁都没有察觉到,白无钟低着头,虽然他瞳孔依旧冰冷凌厉,但白皙的脸颊,却有些潮红。

    ……

    “牧生览,赵楚才离开几天,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罗剑银大怒。

    同时,他似乎察觉到了一些事情。

    对啊。

    以赵楚的容貌还有地位,他为什么没有爱侣呢?

    这是个耐人寻味的问题。

    “罗剑银,别说了,互相理解吧。”

    武国翰摇摇头。

    原来如此。

    宗主大人真是……唉,一言难尽。

    “其实,我也不知道会这样,以后……对他好点,也离他远点。”

    牧生览惆怅的叹息了一声。

    可惜了一个大好青年。

    “剑命,干的好,打不过他,也要败坏了他的名声。”

    夏宗洪咬牙切齿。

    ……

    “赵楚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也不是故意的。”

    “你千万别杀我,杀了就更说不清了!”

    “我也有难言之隐,这神兵比命重要,真的不能给你啊。”

    擂台之上,剑命连忙向赵楚解释。

    “造化玉髓?”

    “就你这种蠢货,还敢要造化玉髓?”

    “也就夏宗洪那种丧心病狂的色魔,才会花钱养你。”

    “说,是不是夏宗洪让你来诬陷我。”

    赵楚气啊。

    史无前例的气。

    事已至此,有嘴也说不清了,先把锅甩出去再说。

    得先让夏宗洪转移一下注意力。

    与此同时,赵楚屈指一弹,随手从空中打下来一只摄影虫。

    赵楚心念一动,开始回放他和剑命上台前的画面。

    一道光幕展开,正是之前赵楚和剑命在对话:

    ……

    “两块造化玉髓,就能让你做这种事情?”

    “不、两块只是起价。”

    “多一个项目,加价两块。”

    “只要价格高,我可以做任何事情,这一次,夏宗洪出的价,足够高。”

    “四块造化玉髓……一白天,任你支配。”

    “六块……一天一夜!”

    “八块呢……过分的事情,也可以干。”

    ……

    赵楚若有所思的放出了二人之前的对话,他用神念之力加大了音量。

    想要让一个谣言尘埃落定,不能靠解释,根本没用。

    你的用另一个谣言去覆盖。

    玩yúlùn,赵楚也算登堂入室。

    全场震撼。

    简短的几句对话,蕴含的信息量何其庞大。

    什么任你支配!

    什么过分的事情,也可以干!

    令人浮想联翩。

    剑命这家伙,竟然能波及到了天尊。

    可话又说回来,天尊到底看上了他哪里?

    剑命有魅力吗?

    那些涂脂抹粉的男子,突然开始怀疑自己。

    ……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老三终究是老三,毒啊。”

    纪东元倒吸一口凉气。

    都这时候了,赵楚还不忘拖一个天尊下水。

    ……

    天尊席,众人距离夏宗洪更远。

    殷客玄更是直接换了件衣服,想想刚才二人还坐在一起,何等的恶心。

    仔细回想一下,夏宗洪似乎总有意无意的和自己亲近。

    呕!

    殷客玄一阵干呕。

    ……

    “说吧,夏宗洪给了你多少?我出双倍。但我等正人君子,和夏宗洪不同,不要你陪睡觉,只要你的神兵。”

    “什么,神兵是夏宗洪给你的定情信物,你誓死捍卫你们的爱情?”

    “令人作呕,留你何用!”

    赵楚大袖一甩。

    剑命被当场格杀。

    随后,赵楚用窃机琳琅盏,直接打开剑命的虚弥空间。

    “我看你,不叫剑命,你应该叫……贱命。”

    这个人太歹毒,赵楚不杀他,也拿不走神兵。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