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妖灵位业 > 第八百三十三章 逍遥境真意(六)
    “很简单,幻阳界宝带来的不仅是复苏天地的机遇,还是一场关乎于四脉之间的生死契约。

    我希望你们能做到一件事,就是赢得这场战争,对此,我可以提前打开中央圣州。”

    “因为风铃姐是你血脉的关系?”墨尘不解。

    “你想多了。”没想帝俊摇了摇头,“道、妖、佛、葬,超脱之四大通路,道家在我帝家的小娃娃身上,妖与佛已经被你收集,而剩下来的葬修一脉,没你那么好运。”

    “好运?你是指,葬修的幻阳界宝也被太虚侵蚀了么?”墨尘想到了第一次见到尊主时,那种无比xiéè的力量,那种污秽不堪的意念,根本不像是一个正常的生灵所能拥有的。

    起初他还以为葬修一脉因为长期和魂魄鬼怪一类的接触,自然而然的会发生这种变化,但此时听帝俊的语气,看来其中还是有着诸多隐秘。

    “恩,只不过他们可没有遇到烛阴和幽荧。”帝俊撇了撇嘴道。

    幻阳界宝从幻阳天地到达玄阴天地,中间的路程几乎无以计量,如此遥远的距离,又全程在太虚中飞行,自然会受到太虚无休止的侵蚀。

    虽然界宝有着自成一体的防御体系,但水滴石穿的现象并不少见,其中就属妖葬两道的界宝受到的腐蚀最为严重。

    只不过妖灵位业图碰巧被烛阴和幽荧碰见,并且施以精血之秘术将其修复,而葬修界宝就没那么好运了,坠落到玄阴天地之后,任凭其努力挣扎,最终也被太虚污染了核心,变成了一个威能不足三分之一的法器。

    好在就在其即将溃败崩散的时候,命运之子出现。两者沟通契约之下,命运之子,也就是扶神定尊的尊主将自身的性命精魂与葬修界宝kǔnbǎng在了一起,如此一来才堪堪挽救住了颓势。

    但核心被污染之下,连同这尊主的识海也被缓慢侵蚀,最终变成了一个虚魔不虚魔,但又非人的存在。

    “倘若让葬修一脉最终集齐四大界宝的话,到时其飞升逍遥境的时候,整座天地估计都要遭殃了。”帝俊淡淡的说着,但墨尘却只听进去了第二句。

    “飞升逍遥境?难道逍遥境与幻阳界宝有关联?”墨尘连忙问道。

    帝俊肯定的点了点头:“幻阳界宝一是拯救天地的手段,二也是能够让生灵晋升至传说中的逍遥境的手段。”

    xiūliàn有两大重境界,一是人境淬炼**,二是魂境凝化魂魄。

    但凡境界达到常存境的生灵,**完美无瑕,魂魄更是永存世间,无视时间的洗礼。

    所以对于他们来说,寿命已经是一个毫无意义的概念。

    可有一个问题,这毫无意义终究是对应了天地永存的前提条件之下。就如如今玄阴天地危在旦夕,强如六圣般的存在也为了拯救天地而献出自身。其中一是出于他们对撕裂阴阳大天地的愧疚,二是因为只要玄阴天地毁灭,那么他们也将魂灭消亡。

    他们的魂魄虽然已然达到化境,但离在太虚中生存还要差上一截,所以这才有了逍遥境这一说法。

    挣脱天地枷锁,从此逍遥天宇天外,这自古以来都是所有生灵向往的目标,但却无人能够实现,其中的种种原因,更是所有皓华境大能所向往的终极追求。

    “游魂境诞生心界,常存境巩固心界,皓华境掌控心界,逍遥境则是将自身化为心界,唯有完整天地方能抵抗太虚侵蚀,所以逍遥境便是将自身xiūliàn成为能够与玄阴、幻阳天地相称的存在,如此以来,完整的幻阳界宝便必不可少。”帝俊替墨尘耐心解释道。

    他还记得当初太古之时,他们十五个圣人生为天地初灵,xiūliàn晋升起来毫无瓶颈,但自从他们花个几年时间到达皓华境之后,便被困于此。

    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决裂,还没有分化阴阳两派。他们平时做的最多的事,便是聚在一起,挑一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一同钻研逍遥境的结构与目标。

    可如今幻阳天地的九圣早已灰飞烟灭,唯有一缕残魂入主界宝之中,而他们玄阴天地的六圣也几乎都处于假死状态,都在生与死的边缘挣扎,其结果真是令人心绪。

    他看了看墨尘,这是他除了其余五圣之外,第一次与外人诉说逍遥境的概念。

    “我懂了,就是因为幻阳界宝集齐后,那枚天地核心,只要融合了天地核心,便能完成逍遥境的最后一步……”墨尘低头思索,很快便想到了其中原理。

    他还想继续询问一些xiūliàn上的知识,帝俊身后的巨大丹炉忽然一震,紧接着大量的火焰从炉鼎喷发而出,像是无数条赤红色的火龙,张牙舞爪撕裂着丹炉。

    火焰四处飞舞,最终又互相环绕,在炉鼎的正前方,也就是帝俊的后方凝聚出一道竖瞳的模样。

    一只纤纤玉足从竖瞳中踏出,紧接着是完美无瑕的**,盈盈一握的腰肢。

    帝风铃缓缓睁开眼,看着眼前的帝俊与墨尘。

    丹炉内很奇怪,并没有一般阵法阵枢该有的样子,唯有一桌一椅,更像是一个招待客人的茶间。

    她站在椅子边,忽然一道耀眼的光芒闪过,她惊讶地现,自己已身处暗黑之中。

    这片漆黑是如此纯粹,完全看不到任何光源,墙壁、地板和石凳都仿佛消失了,她如同被一头深渊巨兽一口吞入,顿时失去了远近的概念,天上地下浑然一体,目力所及之处全是一片黑色。低下头,就连自己的身体也湮没于其中。

    帝风铃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伸手向下摸了摸,竹藤编制的椅子仍在她的身下,跺跺脚,地板也同样如此,这让她稍微放松了一些。

    看来自己并不是被转移到了某个新的地下室,只是某种特殊的变故吞没了这里的所有光芒。

    阵枢?这种黑暗就像是有着生命一样,这样又怎么能够修复阵枢?

    “嗡……”

    像是回答她的疑问般,地面再次亮了起来,不过很明显,这绝非方才丹炉中的那般朴实场景。15